乡村振兴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乡村文化是乡村振兴的灵魂工程 加快推进乡村文化建设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期:2023-11-20 11:19
阅读:1226 回复:0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源头在乡村,主体是乡村文化,载体是数百万个自然村落。文化的本质是“人化”“化人”。所谓“人化”,即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和改造;所谓“化人”,即以共同认可的标准规范人的行为。

  乡村振兴,既要“塑形”,更要“铸魂”

  乡村具有食物保障、生态保育、文化传承三个自身独有、城市没有、未来必有的特殊功能,食物保障、生态保育是“塑形”,文化传承是“铸魂”,乡村文化是乡村振兴的灵魂工程。


  传承乡村文化是乡村振兴的核心要义,乡村文化的传承不仅仅局限于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和非物质遗产,更重要的在于思想理念、思维方式和优秀制度的传承。

  在思想理念传承方面,如顺天时、量地利、应人心的农业哲学思想,这一被称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类文明的黄金定律理应成为我们行事的准则。再如崇尚集体的观念,西方人称呼中名在前、姓在后,中国人则是姓在前、名在后,彰显出以家族姓氏为先的群体意识,而非西方的自我为先的个体意识。

  在思维方式传承方面,农业的思维方式出发点和落脚点都在于遵循规律、适应自然,而工业的思维方式则是驾驭规律、人定胜天。在地球生态环境严重恶化的当今时代,中央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地球生命共同体,追求生态文明。农业文明的特征是低效、平衡、被动;工业文明的特征是高效、失衡、盲动,生态文明思维就是既要借鉴农业文明的平衡与工业文明的高效,又要克服农业文明的被动和工业文明的盲动。

  在优秀制度传承方面,中华民族五千年在乡村积累了大量的优秀制度。如世世代代聚族而居的乡村熟人社会,建立在情感基础上的团结,是内生性的有机融合,而西方人建立在契约基础上的团结则是外律性的机械组合,契约随时可立可止,情感的建立则需要时间,爱一个人不容易,想忘掉更难。由这种团结生成的“家园红利”,看不见摸不着,但对于乡村社会矛盾的调处、资源的配置、邻里的互助等意义重大,是乡村社会的黏合剂,其产生的向心力、凝聚力、感召力和归属感不可估量。在人口大流动的背景下,应充分挖掘这一优质资源,推进“家园红利”的累积。

  乡村文化建设大体应从十个方面抓起

  乡村文化建设既实在又具体,它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大体应从十个方面抓起。

  一是兴教育。下大功夫改变乡村教育的颓势,让乡村孩子能就地就近读书,为乡村振兴打牢人才基础。

  二是续文脉。赓续农业文明之脉,让老祖宗世代传承的耕读传家以及循环农业、有机农业、生态农业、立体种养、间作套种等优良传统发扬光大。

  三是集器物。把已经被新科技取代的传统生产生活用具作为文物收藏起来留给子孙后代。

  四是修村志。发动退休教师、干部、文化爱好者及走出去的大学生把这场史无前例的乡村蝶变记录下来。

  五是承技艺。既要有国家省市级非遗传人,还应设立县乡级非遗传人,非遗传人应进学校、进课堂,从孩子中培养承继者,可学习芬兰,由国家把非遗设立为小学生必修课。

  六是立乡约。起自先秦,盛于两宋的乡规民约对社会治理尤其重要,一乡一村应广泛发动社会成员订立符合当地实际的乡规民约,以此推进乡风文明。

  七是立家训。一家之内,家长身体力行,以身作则的无言之教谓之家风,写成条文,挂在墙上的有言之教谓之家训,有了良好的家风家训,才能形成良好的家教。家风文明是社会文明的基础,凡有家训传世的氏家大族,历代名人辈出,成为一方楷模。

  八是开夜市。城市有着丰富多彩的夜生活,乡村则是“月光下的孤独”,几千人的村庄开办夜市既能活跃经济,又可让留守群体交流信息,沟通情感、消除寂寞。

  九是除旧弊。对那些歪风邪气、不良习俗通过理事会等民间组织予以革除,大力倡导有利于身心健康的文明新风尚。

  十是办赛事。挖掘民间各类能人,为他们搭建施展才华的平台,提供发挥特长的机会,歌舞、书画、戏曲、体育、美食及猪牛羊、鸡鸭鹅和各种土特产、各种农业技能都可举办赛事,最美村超、村晚、村BA、村美食的火爆出圈,启示我们乡村办赛事的前景多么广阔。

  建设乡村文化要坚持“两个不变”

  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高科技快速向我们袭来,乡村文化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守正,又怎样创新,为我们提出了新课题,是我们面临的新挑战。乡村文化是中华文化之根之源之魂,守正就是要保根、护源、铸魂;创新则需要在思想理念、方法路径上准确把握,防止走偏。

  不能以工业文化代替农业文化。工业文化的理念是,人是自然的主宰,人可以改造世界、征服自然。农业文化则认为,人只是自然中的一员,人与自然应和谐相处,获利于自然,还应返利于自然。我们在享受工业文化的成果时,也尝到了它带来的“苦果”。

  不能以城市文化改造乡村文化。乡村文化的价值就在于它的唯一性,世界上没有两个相同的村庄。城市文化则是一种没有差异化、多样化的杂交文化,它要求来自五湖四海的每个人都要统一于新环境中的市民文化,即以新环境中的市民文化“化人”。

  不能以现代文化置换传统文化。传统的都是落后的,现代的都是进步的,这是西方人的思维。对于五千年文明没有中断过的中华民族不适用,不曾中断的根源就在于我们善于从传统中汲取智慧和力量。“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今古一体,要知道我们到哪里去,必须知道我们从哪里来。

  不能以注入式参与取代融入式参与。送电影、戏曲、图书等下乡,不管农民需不需要、喜欢不喜欢,以居高临下的注入让农民被动接受,效果注定不佳。乡村文化的主体是农民,他们是受益者,更是拥有者、参与者、建设者、创造者,没有他们的融入参与,乡村文化便没有生命力。

  不论我国经济社会多么发达,对于由乡而城的庞大社会群体而言,“两个不变”将持续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即以“乡”为基点的活动空间不会变:从乡土社会走出去的每个个体时时都会泛起乡愁,他们像一只只风筝,但线永远被乡愁所牵;以“土”为基础的生存依托不会变:一日三餐、人人需要,这是铁律。建立在这“两基”之上的乡村文化,在传承中活化,在建设中发展,在守正中创新,在共情中铸魂,任重道远。

  作者:刘奇(中共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乡村振兴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原标题:乡村文化建设的抓手

相关阅读

评论

新闻排行榜
  • 日榜
  • 周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