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首页 活动 查看文章

中国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圆满落幕 百余教育人士共议“有根的教育”

来源:新东方
发布时期:2021-3-15 18:01
阅读:198 回复:0
北京2021年3月15日 /美通社/ -- “你认为这样的村小早晚有一天会消亡吗?”

“我觉得不会全部消亡。我们要把学校办成一个有欢声笑语的地方,村民们会慕名而来。”

“如果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去市里面当老师,你会去吗?”

“去了也没有太大意义,体现不出自己的价值。我关注的问题和想象的东西更能在这个学校实现。”

“你以后会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所村小上学吗?”

“会的,我们就是那种很踏实的学校,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自己的学校来教。”


这些对话发生在3月14日举行的中国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圆桌论坛。面对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一连串有些“咄咄逼人”的问题,贵州黔西南州兴仁市大山镇河坝小学英语双师教师卢中良从容应答。作为一名扎根基层六年的乡村教师,通常他并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这场持续两天的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联合主办,研讨会主题为“做有根的教育”。教育领域专家、学者,教育行政管理者、校长、老师,公益组织代表,关注乡村教育热心人士等百余人齐聚一堂,通过主题发言、教育夜话、圆桌论坛等形式,就乡村教育振兴的核心议题展开多重视角的广泛探讨,旨在通过经验分享与思想碰撞,探索推动乡村教育振兴的最佳路径和可行性方案。

在3月13日研讨会首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长杨东平、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宋映泉、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督导与评估研究所副所长任春荣等教育专家学者,以及云南昆明丑小鸭中学校长詹大年、北京市怀柔九渡河小学校长于海龙等一线乡村教育实践者通过主题发言,输出观点,分享经验,探讨了什么是更好的乡村教育以及怎么创造更好的乡村教育。“乡村教育振兴的实质是乡村文化、乡村社会的恢复重建”“乡村教师肩负着新使命,他们不仅是教师,更要成为‘新乡贤’,发挥示范领导作用”等观点令人印象深刻。

在今天举行的两个圆桌论坛环节,众多嘉宾则围绕“营造良好的区域教育生态”和“提升乡村学校办学质量”两个议题充分交流和碰撞,希望通过多元、跨界的讨论,为农村教育的发展带来新的启示。

振兴乡村教育,营造良好区域教育生态是土壤

乡村教育的发展离不开良好的教育环境,区域教育生态是支持乡村教育发展的土壤。研讨会首场圆桌论坛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长杨东平担任主持嘉宾,参与论坛的教育行政管理者、公益人士和一线校长着重探讨了“当前乡村教育振兴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并分享了营造良好区域教育生态的方案及成功经验。

原广元市教育局局长、二级巡视员、四川省教育学会副会长杨松林认为,乡村教育振兴首先要营造氛围,为了让没有希望的乡村老师看到希望,广元教育局开启了几项卓有成效的改革,如解决700多位农村教师两地分居问题,增加乡村教育者评优机会等。“政府要做兜底的事情、民生的事情,乡村学校天然处在教育的神经末梢,是政府应该最用心用力的地方。”他坦言,教育行政部门要主动去和上级政府争取支持,形成共识,将各项举措落实。

浙江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杭州市教育局原副局长蒋莉则认为,乡村教育的重点在于体制、机制的创新实践,即如何将政策制度和师生幸福、成长结合,走出一条新思路。目前她正在浙江省淳安县富文乡中心小学展开实践,如实行“经费总包”,学校自己统筹利用公用经费;实行“教师包班”,一个班级由一个老师负责,教授多门课程,理论上16个老师就能把学校办好,通过减少教师数量节省大量公用经费。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农村教育专委会理事长、四川省阆中市教育局原局长汤勇结合在阆中的实践经历,构想出“朴素而幸福”的教育图景,从寻找教育牵头人、架构寄宿制学校模式、改变乡村教育理念、改善办学条件、留住乡村老师、改变评价机制六个方面出发,全面改善教育生态环境。他指出这些举措背后,最关键的是做“用心的教育、用情的教育”,“按照规律和常识去做教育”。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农村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赵宏智则认为,改善乡村教育生态首先要想清楚乡村教育的根在哪。现在乡村学校里一半老师是本村人,多数是由以前的民办老师转化,很难为学校带来成绩上提升,但根扎在村里;另一半是近两年新招的青年教师、特岗教师,他们在县城买房子,优秀的教师都逐渐向上晋升,所以乡村教师教学水平很难提升。“乡村教育要做的是耕耘情怀,让新老师真正地在村庄里扎下根来”。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周健作为资深公益人,着重探讨了社会参与和教育生态的关系。感恩基金会的“一校一梦想”项目以资助+自筹相结合的方式帮助村小改善软硬件条件,强调自下而上地调动教师与村民的参与。村民的力量被充分调动,教师也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成就感,激发办学自主性。他认为乡村教育离不开乡村环境,改善教育的过程中要“向社会和家长开更多的口子”。社会参与也有利于学校互相学习与借鉴,形成辐射片区的效应。

从教21年的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王二保小学校长李志磊联合了20个农村小规模学校,通过乡村教育共同体的形式推动区域教育生态改善。他认为,目前的乡村教育主要面对三个挑战。一是缺少适合本地的乡村教育制度;二是缺少希望,很多老师不会去思考如何让学校、自己的人生发生改变;三是缺乏耐心,即使有的老师相信乡村教育振兴,但不一定有时间一直等下去。所以“除了帮助老师提升自身能力,还要给予乡村教师希望和坚定的信心,帮助他们成为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

乡村学校的质量与乡村儿童的发展最受关注

乡村教育振兴离不开区域生态的营造,也离不开每一所学校的成长。如何从学校自身的定位出发,提高乡村学校的办学质量?如何为乡村孩子提供适切的教育,拓展未来的发展和出路?第二场圆桌论坛由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担任主持嘉宾,邀请了一线的校长、老师介绍自己在办学实践中的收获,也共同思考可行的推广模式。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北大附中原校长、云南楚雄兴隆美丽小学首任校长康健介绍,美丽小学的三大特色是企业、公益机构和政府三位一体委托办学;“生活即教育”的实践者;以及从全国选拔出的在乡村支教过两年以上、对乡村有情怀的大学生师资团队。他坦言,美丽小学不同于普通村小,师资力量雄厚,也得到社会各界支持。“虽然在具体的实践模式上不能完全借鉴,但过程中留存下来的宝贵教育理念,可以通过不同平台进行分享与传播。”

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教育局副局长、新建小学校长刘勇武也认为,虽然学校探索的具体方式方法不一定能够完全推广,但办学精神可以。例如,在他扎根农村寄宿制学校23年的历程中发现,长坑小学以“生活信念教育、生活态度教育、生活方式教育、生活情趣教育”为核心的办学理念和规范化的管理模式,已经在缙云当地得到了推广。基于其他学校经验,结合自己学校特色,大家可以互相学习,打造一批让家长放心、让孩子开心的学校。

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范家小学校长则表示,即便农村学校老师确实存在各方面的差异,但“单打独斗”的尝试绝非解决之道。从2014年起,他从课堂教学改革、学生自主学习、教师共创小组、营造班家文化、特色乡土课程、教育评价改革等方面做出了尝试,并将经验分享给本区域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内众多“迷茫的校长”,让大家一起出发,自下而上地营造出乐于并善于学习、交流互助的教育生态。

浙江省缙云县章村小学校长马鑫飞通过分享两个经典案例,提炼出自己“用一个村庄的力量来养育一个孩子”的办学理念:通过采访、讲述村庄里老人的故事,孩子们逐步培养起聆听、表达、写作、审美能力,与老人们结下了深厚情谊;通过设计“我们心目中的校门”,孩子得以在选材、搭建等一系列过程中综合各学科知识在实践中学习,在乡土文化的滋养中成长。

甘肃省宕昌县磑子坝小学校长刘义兵在多年陪伴留守儿童的办学经验中发现,重视并给予孩子们情感陪伴,让校园变成孩子的家,让孩子学会生活的基本技能,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可以让孩子们的心态有明显的改善。其实,以留守儿童为主的乡村小学数不胜数,虽然学校无法改变学生的家庭,但可以通过教育帮助留守儿童形成完整的人格,这是很多学校可以借鉴的。

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仁市大山镇河坝小学英语双师教师卢中良一直在探索新型双师课堂,并将这套方法逐步推广到镇里,鼓励更多的老师将构想真正落地,解决乡村老师专业素养欠缺的问题。卢中良认为,农村学校资源有限,社会和公益组织对真实需求的回应和帮助,对农村学校的能力建设将起到重要作用。

随着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当前我国已开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新征程。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乡村教育振兴有着基础性和先导性的作用,是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支点。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要发展更加公平更高质量的教育,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和城乡一体化。

聚焦乡村教育这个中国教育的“神经末梢”,中国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期望通过两天的专业分享与讨论,为更好地推动中国乡村教育厘清一些发展思路,推广一些有效模式和方法,从理论到实践沉淀一些优秀成果,影响和凝聚更多人关注乡村教育,共同为乡村教育振兴、乡村振兴助力。

正如俞敏洪在研讨会结束时所说,每一个乡村教育践行者发挥的作用也许有大有小,但是任何一份努力都不会白费。我们做的任何一个尝试,都可能对推动中国乡村教育发展产生一定的作用。“涓涓细流汇合在一起,不仅能成为奔腾的大江,也能浇灌中国教育中千千万万的花朵,让他们健康成长。”

乡村振兴工作委员会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乡村振兴网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

相关阅读

评论

新闻排行榜
  • 日榜
  • 周榜
  • 月榜